阿飘

【瓶邪】魔都怪谈 第一个故事:不存在的车站

肉食系仓鼠:

第一个故事

不存在的车站

 

吴邪有些不安。

手机上的时间显示,从他上车开始算起,这趟地铁已经开了25分钟了,却依旧没有遇到任何车站,也不曾停下,只在黑黢黢的地下隧道中不停前行。

正常情况不应该几分钟就会停一次吗?

吴邪有些疑惑,他悄悄观察了一下车厢内其他人的反应。

吴邪所在的车厢是第一节,前面就是驾驶室。因为是末班车的缘故,车里除了他只有四个乘客,都坐在对面一排:分别是目光呆滞的酒瓶底高中生,面色苍白形容枯槁的老头子,提着菜篮昏昏欲睡的中年大妈,大妈的菜篮上盖了一层布,里面好像装了什么活物,时不时地动一下,布上沾着类似血迹的斑块,以及双臂交叉、低头靠在角落的青年,青年人背后像是背着什么乐器,长且粗,用布裹着,穿一身蓝色连帽衫,帽子戴到头顶,遮住了光线,看不清表情。

他打开微博,发了一条状态:“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今天的2号线好像有些奇怪啊?”

不一会儿,就有人回复他:“2号线怎么了?”

“我23:45从江苏路站上车,按说5分钟内就该到静安寺的,但开到现在也没见到一个站。”

“诶?是有点怪哦?车上其他人什么反应?”又有人加入了讨论。

“车上除了我以外有四个人,其中三个看起来好像没什么精神的样子,另一个站在角落,一直没有露出脸。”

“啊啊啊!总觉得站在角落里那个人有问题啊!”有人回复道。

“我也很害怕!他背上背着一个又长又粗的东西,不知道是个啥?”

“难道是砍刀?”

这个猜测一出,状态下面留言的人立刻多了起来,甚至还有人脑补了反社会型人格血屠地铁末班车的场景,大家纷纷提醒吴邪小心那个戴连帽衫的家伙,虽然只是在围脖上萍水相逢,但这么多人的关心还是让吴邪感到很温暖,心中的不安也降低了些。

“要不要去驾驶室看看?开了这么久都不停,会不会是驾驶员出了什么问题?如果在驾驶过程中昏厥或者癫痫的话可就麻烦了。“有人提出了理智的分析。

“嗯,好的,我去看看。“吴邪从善如流,立刻起身去驾驶室那边查看。

可能是为了防止在车辆行驶过程中乘客误入驾驶室造成危险,驾驶室的门被关的很严。吴邪转而努力敲打驾驶室的门,可敲了半天也没有反应。

倒是感觉身后一紧。

他回头看去,发现除了角落里那个人,其他三个乘客都以一种非常诡异的姿态看着他,吴邪感到有些尴尬,抱歉地朝他们欠欠身,回到原处坐下。

或许是自己反应过度了吧?他这么想着,说不定末班车一贯开得这么慢,别人坐惯了得都没什么反应,自己倒是大惊小怪起来。

人在做梦的时候,遇到再诡异的场景也不会觉得奇怪,反而感觉很自然,那是因为身在其中。现在的吴邪虽然没有做梦,但情况也大抵如此,因为他仔细想想就会发现,正常人是不会把脖子扭转90度看向别人的。

 

他重新打开微博,上面又多了不少留言,都是询问驾驶室情况的,于是他一一回复。

也就是一会儿的功夫,等他再次抬头的时候,发现地铁驶出了隧道来到地面,速度也慢了下来,四周没有什么光线,看起来黑黢黢的一片,间或有树木之类东西的黑影闪过,前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个明亮的车站。

“@%¥&“地铁广播里突然传来报站的声音,虽然说了两遍,但由于是用上海话说的,声音很小,速度也很快,吴邪没能听清,只听到一个具字。

“车进站了,似乎要停下来的样子,我要下车吗?这一站感觉没来过诶?江苏路下一站不就应该是静安寺吗?为什么会多出来一站?”他又发了一条状态。

“结合你上面说自己坐了末班车的情况,我想会不会和公交车一样呢?公交车下班之后都会到汽车总站休整的,地铁是不是最后一班也会进入总站休整,所以末班车与日常行驶的路线不同?地下交通是很复杂的,有很多备用线路的说,说不定司机直接抄近道直奔总站了呢?”
“哦哦,有可能!”

“沙发+1”

“沙发+10086”

“沙发+身份证号”

“我要不要现在就下车呢?”吴邪又问道,“这一站从没听说过诶,具X站“

“我也没听过这一站,还是坐到终点吧?“

“下车看看吧?我总觉得那个连帽衫小哥很可疑QAQ。”

“网上查不到以具开头的车站诶?你是不是听错了?”

“绝对没有错,我就听清了这么一个字QAQ,真的特别清楚。”吴邪赶紧回道。

“不过一般总站都建在离市区很远的地方,如果到了那里,你再想回市区可就麻烦了,现在已经12点多了,估计打车也很难。不然就在这一站下来打车回去吧?这里离市区说不定还近些。”刚刚的真相帝又给了新的建议。

“好。”吴邪也正有此意,连忙匆匆回了就准备下车。

具X站有点像老式火车站的月台,距离地面有一定高度,从远处看去,像是一个长长的亭子,亭子的尽头有一间小房间,房间里面亮着灯,车站里的光线就是从这间小房间里照出来的,但窗户很脏,看不到里面有什么。

“有人吗?”吴邪下车的地方正对着那间小房间,于是朝里面喊了一句,但里面没有什么回应。

夜晚的寒风吹在脸上,让人寒毛直竖。

地铁的门缓缓关闭,在吴邪面前离开。

里面的人还是维持原本的动作,没有变化,背对着他,看不清表情。

吴邪目送他们离开车站,就在第一节车厢快要离开他视线的时候,车上原本坐在他对面的三个人突然集体扭转头来,向他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吴邪被惊得说不出话来,因为那些人整个头都扭过来贴在玻璃上,脖子及以下的部分却纹丝不动!

但那只是一个瞬间的功夫,还没等吴邪看清,列车就转了方向,第一节车厢彻底看不到了。

“大概是最近怪谈小说看多了。”吴邪这样自我安慰道,但身上的鸡皮疙瘩却没有下去。

“我下车了,这里好冷,手机定位功能好像也坏掉了,我该怎么办?”吴邪赶快在微博上求助。

“手机定位功能坏掉了呐…那周围有什么特别的建筑吗?”

“形容一下那个车站?我又查了一下,确实没有叫具X站的站点啊。”

“这个站点有点像老式的小火车站,只有月台的那种,但距离地面有一定高度,地铁开走方向的尽头有一个房间,里面亮着灯,但是我叫门也没人应。”

“是不是下班忘记关灯了啊,真没公德心,节约用电知不知道。”

“那另一头是啥?有下去的楼梯吗?”

吴邪看到这个建议,连忙朝车站另一头走过去。

车站的另一头远离有光源的房间,视线不是很清楚,但勉强能看到尽头已经被丛生的树木杂草盖住了。

“那边被杂草和树枝盖住了,看不到有没有下去的楼梯。”

“那周围有没有住家或者店铺?”

“周围黑黢黢的看不清楚,但远处好像有一个很繁华的商业区,我能看到霓虹灯。”
“能看到霓虹灯说明离市区不远。”

“要不要在站台上搜索一下?看看有没有具体站名什么的?”

这个建议很好,吴邪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在站台上照了起来。

这个站看起来已经很旧了,墙壁上的白灰剥落的一块一块,镶着瓷砖的柱子上贴着一张类似时刻表的东西,但积满了灰尘,吴邪拿手去擦,却发现纸张因为年头过久,手一碰就化作了齑粉,更别提看清上面的字迹了。吴邪又拿手机朝别处照了照,这里除了一些被风吹来的枯叶和散落得到处都是的碎黄纸,别的什么都没有。而且碎黄纸和枯叶上还积了厚厚一层灰,看起来,这一站已经好久没人来过了。

吴邪拿出手机,觉得这个时候还是求助警察叔叔比较靠谱。

1,1,0

“喂?是公安局吗?”

“我好像迷路了。”

“我坐地铁,在一个没见过的站下车,这个站叫具X站。”

“我没开玩笑,我真的在地铁站里面迷路了啊。”

“警察叔叔,我没说谎,是真的!”
“喂喂?喂?”

电话那头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看来是被挂断了。不过说实话,现代社会,在地铁站里面迷了路,任谁都会当作一个恶作剧吧?

吴邪无奈地放下手机,看看微博上的大家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po主你还在吗?站台上有站名吗?”

“站台上没有站名,而且落满枯叶和奇怪的黄纸,看起来好久都没有人来过了。”

“啊?po主你有没有想过那之前在小房间里面的人是怎么进去的….”

“[蜡烛]”

“[蜡烛]不祥的预感”

“[蜡烛][蜡烛] [蜡烛] [蜡烛]”

“po主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对啊,无图无真相!“

看到这句话,吴邪觉得应该拍张图放上去,倒不是为了证明自己没说谎,而是突然想到人多力量大,自己看不到的真相说不定别人能发现。

于是他打开相机,准备拍照,却发现手机显示内存不足。

“不可能啊。“吴邪感觉有点奇怪,这部手机是新的,内存有64个G,而且自己本就没放什么东西进去,怎么会没有内存了呢?”

不管怎么样,还是清点内存出来再说吧。

吴邪把新装的几个游戏和暂时用不着的程序删掉,再打开相机,一切就都正常了。

他朝着空荡荡的车站拍了几张照片,又给了那张积满灰尘的时刻表样东西和地上的碎黄纸几个特写,拼图上传。

但这几个图很大,上传速度很慢,于是吴邪又和微博上的人讨论了起来。

因为有一个知名博主转发了他的微博,还给了个#灵异经历直播#的tag,围观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

一些以前没关注过吴邪的人也加入了讨论。

“po主是不是实况游戏撸多了,洗洗睡吧?”

“又一个骗点击的写手!叙事混乱,情节老套,负分滚粗!”

“po主是不是有妄想症?我有个朋友也是这样,后来吃了XX,现在好多了!链接XXXXXX“

不过其中也不是没有有用的评论

“具X站的上一站和下一站是什么呢?“

“具X站的上一站是江苏路,下一站我没有去,也不知道。按照道理来说,江苏路的下一站应该是静安寺才对的。“

“( ⊙ o ⊙ )啊!,听起来有点恐怖啊,不然沿着地铁走回去吧?反正都是末班车的说,应该也不会有车经过隧道了,走到江苏路站,那里多少是个大站,大不了在那里睡一晚,或者触发个什么火警警报之类的,虽然免不了会被罚款,但肯定会有人来救你的。“

吴邪觉得这个建议很有道理,他站在月台上看着那个来时的隧道,看起来黑黢黢的,又让人有点胆怯。

“po主有没有联系家人或者警察?“

“没有诶,家人在杭州,根本没法过来,就算来了,也找不到我在哪里,我不想让他们担心。警察的话,我刚刚倒是报警了,但对方以为我是恶作剧,给挂断了,我也没敢再打。“

这时评论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刷屏的家伙。

“po主快离开那个车站!po主快离开那个车站!po主快离开那个车站!po主快离开那个车站!“

“诶?发生了什么吗?“此刻的吴邪还没注意到,他所拍的照片已经上传成功。

“那个黄纸,我爷爷看过了,他说那是引魂纸,这个车站不是人间的东西,过一会儿肯定会发生可怕的事情,po主快离开那个车站,按照来时的路回到现实世界去!“

看到这个回复,吴邪的脑子一下子就木了,结合刚刚地铁里乘客的那一幕,吴邪决定尽管隧道又黑又吓人,但还是回去的好。

这里,可能真的不是人呆的地方。

他跳下轨道,朝那个幽深黑暗的洞口走去。

这条隧道很长,光是地铁就在里面跑了30分钟以上,吴邪知道这将是一场漫长的征途,但他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向前走。

微博上的讨论还在继续,

“楼上好吓人!“

“吓尿了!“

“po主你还好吗?po主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现在打算从隧道里走回江苏路站,祝我好运吧?“

吴邪回完这条,继续用手机上的手电筒照着路向前走,没看到接着就有人回复:

“从隧道里走回去,简直是死亡flag的节奏啊。“

隧道里出来的风又潮又湿,还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腥味,吴邪从未在地铁里闻到过这种味道。

隧道口越来越近了,他用手电照了照隧道口的顶部,那里似乎刻着隧道的名字,但手机的光源有限,看不清楚。

于是吴邪放弃了这个打算,只继续朝前走。

就在他一只脚即将踏入隧道时,有人在背后喊住了他。

“喂!隧道里黑很危险!“

“叮”

是一个青年人的声音,以及一声很轻微的铃声。

吴邪转过身去,因为背光,那个人的脸看不清楚,只能看到他似乎穿着一件深色的长大衣,背后拿着一个长长的东西,那东西尖锐的边缘在黑暗中闪着光,还没等吴邪看清楚就消失了。

“你迷路了吧?我带你回去。”那个青年人朝他走了几步,伸出手来,耳朵上带着一只小小的青铜铃,刚刚大概就是它发出的声音。

吴邪这才看到了他的脸。

这张脸他很熟悉,但此刻却完全想不起是谁,而这种熟悉的感觉带给他的确实既安心又害怕。

安心的是这张脸他很熟悉,而害怕的是,他完全想不起对方是谁。

于是吴邪发了一条状态:“在快要进隧道的时候遇到一个好心人,他说要把我带回去。我感觉他很面善,应该不是坏人,我准备跟他走了。”

这个人带他走回了车站,拉他爬上站台后径直朝那个亮灯的小房间走去,吴邪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这种感觉有点怪,像是在被对方影响,但自己却又能完全掌握自己的动作和想法,就像在做梦,却又能感觉自己完全清醒着。绕过那个亮灯的小房间,后面果然有一道窄窄的铁质楼梯。虽然锈迹斑斑,但看起来还算结实。吴邪跟着那个好心人走下楼梯,才发现这座车站是一个悬空在地面上的建筑,下面由几根白色粗柱支撑,大概3-4层楼高的样子。铁质楼梯不远处停着一辆全黑的车子,看起来车厢比一般的车子要长出一倍,吴邪觉得就算在里面放一口棺材都没问题。

放一口棺材。

妈蛋我到底在想什么!吴邪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好心人很礼貌地帮他打开副驾的门,自己又坐上驾驶位。

车子稳稳地启动,又缓缓地开上一座小山。

吴邪打开微博,短短时间内上面竟然有了上百条评论。

“po主醒醒啊,这种半夜突然出现在铁轨上的怪蜀黍真的可信嘛!”

“感觉是恐怖故事的节奏啊!”

“什么情况?!!!!”

“快下车啊po主!!!!!”

….

繁密嘈杂的评论就像一阵警铃震醒了吴邪。

他抬头看向车子的后视镜,突然惊恐地发现一个问题。

那个开车的好心人,跟他长着一模一样的脸。

吴邪一下子就呆住了,而更让他害怕的是,那个好心人在后视镜里看到他的表情,居然还微微一笑,眼神里充满着说不出的邪魅意味,吓得吴邪猛地一退,后脑直接装上了车窗玻璃。

这种真实的痛楚一下子使他从呆滞状态清醒过来,尽管车子正在前行,他还是使劲去掰车内的把手,试图打开车门跳出去。

但这种努力一点用处都没有,车门纹丝不动,车速也越来越快,根本没有开向闪烁着霓虹与温暖的人间,反而驶上了一座充满阴森与恐怖的山岭。

“你…你是谁?这…这里是哪里?”吴邪颤抖着声音问道。

对方只是微笑着,并不作答。

吴邪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掏出手机,想给爸妈老痒打电话,但没有一个号码能够拨通。

听筒里只是规律地传来“嘟嘟嘟”的声音。

他绝望地盯着手机屏幕,却意外发现在这里居然还有网络信号。

于是他赶紧打开围脖求助,“好心人好像不太正常啊,长着一张和我一样的脸!我想逃走但车门打不开!手机电话也拨不通,只能上网!到底发生了什么,谁能救救我!”

几乎是瞬间,就有了一条转发:@真·苍术1990:po主我想告诉你两件事:第一,2号线的末班车时间是22:45;第二,在上海话里有时候“具=鬼”

然后就是铺天盖地地转发

“卧槽最右!“

“细思恐极啊!“

“卧槽槽槽槽槽!“

“po主是否还在人世!“

没多久又出现了一条神最右,“@吴羽城:你们有没有注意到po主围脖下面那行小字…【来自鬼蜮站】“

“艹艹艹!“

“今晚睡不着了!“

“po主快逃!!!“

那一瞬间,吴邪突然反应了过来,那句上海话虽然说得很快音量也不大,但吴邪现在能清晰地回忆起,它的确说的是鬼蜮没错……

难道我真的……

就在此刻,吴邪的手机耗尽了最后一格电,自动关机。

黑色的加长轿车行驶在浸入雾中的密林里,除了车头前一小块微弱的白光,周围是一片黑暗,这里是一座巨大得看不见顶的山峰,山顶一直延伸到黑夜的深处。

而在山脚下,则建有一座白色的小车站,悬在半空,如同一个小小的祭台,在离山脚很远的地方,有一片霓虹灯的光亮,如果把目光拉近就会看到,霓虹灯下所有的招牌都是倒立的,甚至还有一座倒立着的金光闪闪的佛寺,人也倒立着行走在空中。

等等,佛寺是不可能倒立的。

或许是我们的视角不对。

那么转个视角来看,假设佛寺是正立的,它的的正门上似乎有一个金色的牌匾

静 安 寺

周围熙熙攘攘着人群,是位于上海中心的静安区。

那么也就是说,这里正位于静安区的地下,而这座山峰也倒立着伸向地底的尽头。

载着吴邪向前行驶的车子,难道要驶向地狱尽头?

没有人知道,就连此刻正坐在车内的吴邪也不知道。

他感觉周围密林里的雾气越来越浓,甚至像是实体一般粘滞。

“砰!“吴邪的脸正靠在车窗边,此刻车窗猛地一震,他立刻回头,却看到一张扭曲的白色鬼脸。

雾气里涌出越来越多的鬼脸、残缺的人手、漂浮的长发,跗骨之蛆一般缠上这辆黑色的轿车。

车窗上开始结起霜花,冰冷的气息钻入吴邪的每一个毛孔。

或哀怨或凄厉的哭叫也越来越明显。

吴邪感觉自己就快要失去意识了。

就在这一瞬间,突然在前方的密林中劈出一道闪电,轿车也被闪电的巨大力量震在原地。

“叮铃“是一声与刚才遇到这个怪人前完全不同的铃声,吴邪感觉自己像是从噩梦中被惊醒,意识突然清晰了起来。周围黏腻的白雾仿佛看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哀叫着逃走,四下立刻清楚不少。

吴邪看到就在车头前不远处,有人双手握住一把长刀劈在地面上,刀的杀气向前延伸数米,直接砍上自己所在的这辆车。

“放他下来。“那个持刀的人声音清冷,却很清晰,他没有抬头,整张脸掩盖在蓝色连帽衫下。

等等,是地铁里那个小哥?!!!

吴邪脑内立刻浮现了:在无边无际的非洲大草原上,有一只狮子和一只老虎正抢夺一只弱弱的小山羊。

等等,这三个东西好像不该出现在同一画面里啊喂!

不过这不是重点。

吴邪把视线转向车内的那个人,却发现他已经不见了?!!

这是什么节奏?!!

而下一秒,那个原本还站在数米外的连帽衫青年瞬间就来到了吴邪所在那一侧车门,猛地拉开,“下来!”

吴邪赶紧逃离了那个让他坐立不安的黑色轿车,却因为慌不择路一头撞进了一个单薄却结实的怀里。

他立刻炸毛想要逃开,却被对方一把按在身上“不要回头。”

你说不回头我就不回头,你谁啊!吴邪心里冒出这样一句吐槽,下意识地回了头,刚刚那辆加长版的黑色轿车,此刻变成了一尊巨大的黑色棺材,在清冷的月色下分外吓人。

棺材上坐着一个人,可还没等他看清楚对方的样子,后颈就被人以极轻的力道按了一下,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张起灵,他已经死了。“棺材上坐着一个浑身苍白毫无血色的青年人,依旧维持着吴邪的那张脸,但却穿着一件奇怪的白色法袍,周身缠绕着不停发出雷电的符咒,无奈地看着对面执刀的青年。

“不,他没有。“戴连帽衫的年轻男人低头看了一眼软软靠在怀里的那个家伙,”我看不到他的死气。“

“不可能,我看得一清二楚。“

“张海客,我是天生的鬼司。“

听到张起灵这句话,对面被叫做张海客的青年人顿时没了声音。的确,这个家伙虽然比自己要小上许多,但法力却要强上百倍,的确是天生的鬼司,没有道理看不见这个人阳寿已尽。

下一秒,张起灵和那个年轻人消失在了这片鬼蜮中。

……

“吴邪!吴邪!“伴随着哐哐哐的砸门声,吴邪被叫着自己名字的声音吵醒。

“谁啊?这大早上的!我还没睡醒呢!“这么念叨着,吴邪翻了个身,想继续睡,却一头撞上了冰冷的大理石墙面。

“好痛!”这下他彻底清醒了。

“吴邪,你…你没…没事吧?”

吴邪朝发出询问声的人那里看去,“老痒?“

“嗯!我…我在!我在!“老痒看到吴邪意识清醒起来,喜不自胜,更加用力地摇晃起那扇铁门。

“我这是在哪里?“吴邪一只手捂着头,缓缓靠着墙壁坐起来,盖在身上的蓝色连帽衫掉了下来,他拾起那件衣服,”这是谁的?“

“这…这里是静…静安寺站….你…你已经失…失踪7天了!”老痒越着急越结巴,憋得满脸通红?

“啊?”吴邪感到一片茫然,昨晚自己好像坐了末班车回家,中途在一个奇怪的车站下车,然后…

头好痛…

就像大脑存储那部分记忆的地方被切割掉一般,完全想不起来。

他不知道,在这一周里,自己的微博@Naivete天真无邪 和鬼蜮站事件已经成为各类媒体的头版头条,完全压住了汪峰与章子怡状况百出的结婚典礼。

 

 

 

快来关注史上最萌的灵异直播类po主吧~~


评论

热度(35)

  1. 阿飘肉食系仓鼠 转载了此文字
  2. 夜六爷肉食系仓鼠 转载了此文字